<listing id="rr3tf"></listing>
<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
<var id="rr3tf"></var><var id="rr3tf"><strike id="rr3tf"></strike></var>
<var id="rr3tf"></var><var id="rr3tf"><video id="rr3tf"><listing id="rr3tf"></listing></video></var>
<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
<cite id="rr3tf"></cite><menuitem id="rr3tf"></menuitem><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cite id="rr3tf"></cite><menuitem id="rr3tf"><strike id="rr3tf"></strike></menuitem>
<cite id="rr3tf"><span id="rr3tf"><menuitem id="rr3tf"></menuitem></span></cite>
<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

正文

[日本]島崎(黑田)綾子:我的留學生活 ——感謝老師和朋友

新聞作者:[日本]島崎(黑田)綾子  時間:2020-08-02  

1996年2月我到河南大學留學學習中文。那時我19歲,第一次離開家,還是國外,我像小孩子一樣不懂事。到了開封我發現和在日本時心里作過種種幻想的生活完全不一樣。

我們一共9個人一起來到河南大學,到了直接去留學生樓(明園)。留學生樓在河大南門內,走路一分鐘,是有一點歷史悠久感的建筑。房間是兩個人一間,有桌子、椅子、書架、衣柜等,還有整體浴室。設備都有一點舊,但生活上沒有問題,也是舊居自安吧。我的第一個同屋是老同學,很忙的一個人,所以平時不在房間。我主要依靠一起來的朋友,西川浩剛,山本和也,伊藤士郎,衣斐孝男,他們幾位都非常熱情地幫助我,比如吃飯,買東西,逛街,都找他們一起去,因為我不能一個人去,什么都不懂,有一點兒害怕。

對我來說,吃飯是個很大的問題,每一次都得找同學一起去。留學生食堂在留學生樓的對面。同學們帶我去留學生食堂吃午飯,這食堂的菜便宜是便宜,味道一般,不知怎么留學生很少有人去留學生食堂吃飯,所以我也很少去。一般去外邊吃或者買回來吃。剛開始去外邊吃飯覺得有點不衛生,不太想去,很猶豫,但他們說外邊吃沒有太大問題,聽他們這么說我沒辦法,只好跟著他們一起去。中午下課之后他們帶我去河大西門附近吃刀削面,刀削面很像日本的烏冬面的味道,我愛吃刀削面。河大南門有一家鍋貼店,這家的鍋貼真好吃。這家店比別的店貴一點兒,但是很多留學生在這家店吃飯。周末有時間的話,我用家里人寄過來的東西自己做飯,吃日本的味道。

從周一到周五我每天上午跟同學一起上課。我們班總共有七個同學,六個日本人,一個韓國人。除了我和韓國同學以外,都在國內學過一點中文。我在初級班從零開始學習,一點一點地學習中文。我們班有三門課:讀寫課、說話課和聽力課。首先讀寫課學生詞和語法,然后說話課用讀寫課學的生詞和語法來練說話,聽力課用說話課練習的內容來聽一聽。三門課都連起來上課,所以有一次缺課,就會被人拉下。老師們都很好,前半年李(一平)老師教我們讀寫課,辛(永芬)老師教說話課,鄭(祖同)老師教聽力課。后半年李老師還教我們讀寫課,馬(惠玲)老師教說話課,周(靜)老師教聽力課。和馬老師的相遇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剛開始上課時,老師點自己的名字都聽不懂,拼命地忍住眼淚,但我的心已經破碎,什么都無法思考了。我剛到河大的頭兩三個月生活很難,當時,我還一句漢語都不會說,周圍的一切也都那么陌生。我媽媽每天總在固定的時間打給我電話,聽著媽媽的聲音禁不住流著眼淚想家。后來,我不僅結識了一起學習的朋友,還結識了老師,我滿心喜悅地融入留學生活。

我認識了裴同學,這是我認識的第一個中國人。他看起來就是個非常友好的人,樸素的氣質中,帶著好青年的樣子。他是河南大學歷史系的學生,會說一點日語,不過日語只是有興趣而已。一開始可能是他看著我很可憐,所以幫我復習上課的內容,幫我一起做作業,拼命地教我。我們一般用筆談的方式來互相理解對方,很少說話。他有時候用英語,我也聽不懂,很后悔自己沒學好英語。另外他希望盡量讓我體驗各種各樣的中國生活,感受一下大學的氣氛。他帶我去參加歷史系的活動,比如滑旱冰,看電影,舞會等等。旱冰是我小時候滑過的,現在這么大還滑有一點兒害羞,但是沒想到跟大家一起滑那么有意思,忘了面子后我玩旱冰入了迷。他還帶我去大禮堂看電影,一邊看一邊吃瓜子。我第一次吃瓜子,它是新奇的食品,一開始沒法吃,不知道怎么個吃法,他教我后我一直研究吃瓜子,真好吃!第一次看的中國電影現在已沒有一點印象,但覺得舞會很有意思,我從來沒有參加過這種活動,而且我不會跳舞。音樂各種各樣的都有,特別吃驚的是他們合著《北國之春》跳舞,我才知道中國同學喜歡《北國之春》。我知道是知道,但是是很舊的歌曲。他們知道的日本歌曲和我聽的都是不一樣的,好像是我父母那個年代流行的歌曲。此外還讓我高興的是他知道我喜歡打籃球,便和我的朋友山本和也商量,為了日中友好舉行了一場中國隊和留學生隊的籃球比賽。他們都打得很不錯,看著很有意思,這也為我們留學生用中文交流創造了一個好機會。我非常感謝兩隊的隊員。

我還認識了董先生和他的家人。他住在河南大學附近,是位工人,讓人感到親切。他父母也是熱愛家庭的人。他把我看成是自己的妹妹,使我感受到像自己家一樣的溫暖。他全家都給予了我熱情的幫助,除了教我中文以外,他們還帶我體驗開封的生活。比如他們帶我去買菜,中國人買東西都砍價,日本沒有這種習慣,所以覺得很有意思,但對我來說砍價是很難的,因為要會說還要能砍價。他媽媽做家常菜讓我吃,跟他家里人圍著飯桌吃飯,我感覺又好吃又幸福。他們還教我開封方言等等,都是學校里學不到的東西。有件事是我一生最難的,是他們幫助了我。暑假我得了感冒,發燒溫度比較高,同學帶我去醫院,醫生看了決定讓我馬上住院。我從來沒有住過院,況且中國醫院跟日本的完全不一樣。醫生開的藥我不會喝,因為我不會打開藥瓶。我覺得很麻煩,而且非??植?。聽說我住院后,他媽媽馬上過來看我、陪我,他上班期間他媽媽在醫院,他下班之后便馬上來醫院,并看護了我一夜。他媽媽帶飯讓我吃,飯后打開藥瓶讓我喝。他們代我跟醫生和護士說話。由于他們的熱心照顧,我住兩天就出院了。我真的感謝他們!我很想跟他們順利交流,所以我更努力地學習。我會用漢語跟他們溝通之后,我的臉上才漸漸有了笑容。

7月,留學生樓隔壁建好了另一座新留學生樓,一共5層,我住在4層。我的新同屋是佐佐木瞳,到現在她都是我的知己。她像親姐姐一樣照顧我,真是體貼,我認識她以后跟她無話不談,這給了我放松的空間。

日子就這樣過去,暑假過后,慢慢地我會了一點中文。后半期我們在新留學生樓4層上課,就在我房間的對面,上課很方便。那時我認識了馬老師。上課前,老同學告訴我馬老師做事一向很嚴格,讓不太認真的同學很難對付。我聽了感覺好恐怖,因為學了半年我說漢語還很差。第一天上馬老師的課我緊張得發抖,但跟我想象的不一樣,馬老師是好老師,又認真又活潑地教我們,該表揚的時候表揚,該批評的時候批評,而且馬老師的發音聽得很清楚。我本來是愛說話的人,但是一直沒有勇氣跟老師說話。別的同學跟老師一起開心地聊天,我很羨慕。我一說中文就緊張,馬老師用非常溫柔的眼神看著我,鼓勵我讓我說話,就這樣,我慢慢地可以跟老師溝通了。中文的發音很難,zhi、chi、shi、ri根本發不出來,她耐心地糾正我的發音。馬老師的課說話的機會多,話題也很豐富,每次她全心全意地回答我的問題。此后我每天開開心心地上課。馬老師是我在河南大學學習時最喜歡的老師。

回國以后,我繼續學中文?;氐饺毡镜拇髮W,我參加了大學主辦的中國語演講比賽并拿到了冠軍,真令人高興!那次演講的內容就是河南大學留學中的經歷。河南大學學中文的基礎使我獲得了中國政府獎學金,并去北京師范大學讀了研究生。

時間過得真快,已經過去24年了,我跟他們還保持聯系,他們是我的榮譽。24年前他們給我的恩,是我終生都不能忘懷的。我決定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中文,這是我對他們的感謝!

現在我在日本的學校里教日語。學校里有很多外國留學生,我幫助他們學習和生活,以便他們的留學生活順利。有時候我會自言自語,我是不是像24年前的他們一樣熱情?我是不是像馬老師一樣認真?我在河南大學留學的經歷使我的人生更豐富,而且直到現在還有很大作用。

感謝老師和朋友!

作者簡介:島崎(黑田)綾子,女,日本埼玉縣所澤市人,日本獨協大學大學院日本語教育專業碩士。1996年3月至1997年2月在河南大學中文系學習初級漢語課程結業,2004年9月至2007年6月獲中國政府獎學金碩士研究生獎學金在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院特殊教育學專業學習結業,現為日本中央情報專門學校日本語本科兼職講師。

好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