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r3tf"></listing>
<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
<var id="rr3tf"></var><var id="rr3tf"><strike id="rr3tf"></strike></var>
<var id="rr3tf"></var><var id="rr3tf"><video id="rr3tf"><listing id="rr3tf"></listing></video></var>
<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
<cite id="rr3tf"></cite><menuitem id="rr3tf"></menuitem><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cite id="rr3tf"></cite><menuitem id="rr3tf"><strike id="rr3tf"></strike></menuitem>
<cite id="rr3tf"><span id="rr3tf"><menuitem id="rr3tf"></menuitem></span></cite>
<var id="rr3tf"><video id="rr3tf"></video></var>

正文

趙洪山:鐵塔下的“戀情”

新聞作者:趙洪山  時間:2020-10-12  

古都開封,有一處鐵塔,據河南大學教授魏千志考證,神宗熙寧四年(1071年)王慣撰寫一部《北道刊誤志》,此書對京師(開封)名勝,記載頗豐,而唯獨緘口不言開寶寺塔。然而,我卻對這座鐵塔有著戀戀之情,這是因為,鐵塔的南隅,就是我魂牽夢繞的河南大學。是鐵塔的鈴聲伴我度過了三年的大學中文系。

回憶是含淚的微笑,一日,我漫步在北京頤和園的“蘇堤”上,初春剛過,2020疫情期間的名苑,居然冷風颼颼,我路過樹下,一只鳥飛過,被打落的樹葉飄落下來,落在地上,頓時使我回想起我的大學生活。這時候,寂靜的春末,使我開始感慨時光的流逝,才開始明白時間的冷酷無情。1970年的9月,大學時期的老師和同學的面孔一個個從我的眼前閃過——恩師王文金、張忠良、岳躍欽、劉增杰——,同學張懷真、曲文梅、魏清源、汪雪梅等一個個熟悉的面孔好像就在我的眼前,他(她)們就像頤和園中的桃花在我的眼前綻放。

C3D8

我陡然想到,留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允許再遲疑,應該拿起我手中的筆做個回憶。想到這里,三年的大學生活一幕幕的浮現在眼前,仿佛鐵塔的鈴聲又響在耳邊,校園里的每一個角落,花兒的綻放、凋零,草兒的發芽、枯萎歷歷在目。教室的氣息,圖書館的寂靜,大禮堂的歌聲,校園古樸的大門一切的一切都給我留下了美好的記憶。

我是19706月參加工作,先在安陽地區第二招待所做服務員,717月調安陽地委當通訊員。這期間,正值文革“風起云涌”之時,社會動蕩不安,安陽接二連三的發生了一系列“大事件”。由于我在領導身邊工作,耳濡目染了領導的工作環境和毅力。從那時起,我感到了知識的重要。74年的9月,夏去秋來,正是第三屆“工農兵學員”招生的季節。一天,原安陽地委書記董蓮池把我叫到他的面前問我:“小趙。想不想上大學呀?”。我不加思索的答了一個字:“想”。董書記接著說:“好,你準備去上大學吧,回來當秘書”,董書記,拿起電話給時任地委常委、宣傳部長黎炎打電話作了安排。于是我有了上“大學”的機會。

我被安陽地委辦公室保送到原開封師范學院(今河南大學)讀中文。我睜大懵懂、好奇的眼睛走進了“河大”校園。

B416

ABEA

可想而知,我的學習難度是非常大的,實際只上過一年初中的我,參加工作的四年來,連一篇報紙都讀不下來,現在要讀大學,談何容易。入校后,這要感謝岳耀欽老師,他就給我定下了學習目標:“努力努力再努力,學習學習再學習”。從那時起,我牢記岳老師的教誨,發奮學習,首先從“掃盲”開始,刻苦學拼音,然后練“速記”。我小心翼翼的開始了我的“爬行”,參加各種活動,拼命的上自習、早讀、聽課。那個時候,我明確的目標就是畢業后當“秘書”。懷著這樣一個夢想,我滿懷一腔熱血,固執的堅信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和我同寢室的同學有八位,何瑞和我是同桌,床頭對床頭。晚上,我有開燈夜讀的習慣,翻書的響動常常影響何瑞休息。

在我們宿舍的東墻邊有一個游泳池,每天下課后,我就搬個小方凳,屁股下面坐幾塊磚在那里面對照墻練拼音,摹字帖,幾個月下來,我總算可以讀文章,寫筆記了。我高興的給岳老師說:“我可以了”?!拔铱梢浴比齻€字來之不易。有一天,我竟然忘記了是在水池邊上,一邊背課文,不小心跌下了游泳池,好在池子里沒有水,把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沒有忘記校園西門外的小巷,那安靜沉穩的小路上留下的是淡淡的一串串腳印。

時光已經使我記不起當時學習的模樣,但我不會忘記王文金老師操著濃重的“信陽”話給我們講解“毛主席詩詞”;張忠良老師用風趣的語言給我們上寫作;劉增杰老師飽含深沉、鏗鏘有力的語調給我們講解現代文學……。

時間,改變一切、帶走一切、更可留下一切,那些年輕的歲月縹緲得徹底,在十號樓那個大教室里,充滿著學習的氛圍,盡管我面臨著文革后期的各種運動,我不管這些,依然堅持我的“努力努力再努力,學習學習再學習”。一年后,我就開始在我們的學刊上發表文章。當我擁有時并無察覺,沒有辜負時光對我的恩賜,沒有大把地揮霍年華。

一轉眼。大一入學時如雨后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不知不覺間離我而去,懷著一種奮發向上的心態進入了第二個學年。這一年,“開門辦學”接撞而至,基礎課轉入專業課,對我來說,學習的難度進一步加大,一種特有的滄桑和惆悵涌上了我的心頭。我開始在“書山文?!崩飳ふ抑?、迷茫著,校圖書館成了我尋覓知識的寶庫。在圖書館里,我感覺就像一片浮萍,漂浮在“書?!鄙想S波游蕩。這時候,我選定了三個目標:政論文、新聞報道、文藝創作。我每寫一篇文章都會送給魏清源同學幫我修改,吳向東同學幫我抄寫。在以后的“開門辦學”過程中,我努力實踐著我的“目標”,堅定地留下了自己大學生涯中的腳印,穩健而清晰。

我不會忘記王文金老師帶我們去“桐柏”縣革命老區榨樓村“開門辦學”的那段日子。榨樓村位于回龍鄉9公里處,屬深山區。原黨和國家領導人劉少奇、李先念、仝中玉、王國華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都曾在這里戰斗和生活過,是紅色革命紀念地和青少年德育教育基地,現留存有鄂豫邊省委、信桐確縣委革命舊址,榨樓人民在民主革命時期和抗日戰爭時期、解放戰爭時期為中國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在這里,撰寫了首篇短篇小說《智取回龍鎮》,拉開了我從事文藝創作的序幕。這以后我發表了《一把卷刃的刀》、《夜半警堤》等多篇文藝作品,成為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

隨著時間的推移,轉眼間即將迎來畢業的日子。老師說:這是你們開始兩極分化的時期。果不其然,由于學校處于“文革”后期,班上36名同學的學習心態開始有了小小的變化。我注意到,除了學習外,同學之間好像多了幾分溫情。我記得我們到鶴壁市第四煤礦“開門辦學”期間,在一場球賽中,魏清源同學的胳膊不慎摔傷,我和張夏芝同學趕緊把魏清源送到醫院,一拍片:骨折。在魏清源住院期間,張夏芝同學一直在醫院照顧魏清源,這也成就了魏清源和張夏芝的一段佳話,結成了終生伴侶。在我的記憶中,汪雪梅同學低低的個子,在她圓圓的臉盤上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總給人一種溫柔善良的感覺。我不會忘記在三年的大學生活里,她給了我多少幫助,她像我的大姐姐一樣呵護我的生活。那個時代,我們每個月只有28斤糧食135角錢的生活費,每天只有4個饅頭,一個星期吃兩頓白菜炒肉。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會找雪梅同學借飯票,從她的碗里挑肉吃。有一次中午吃包子,每人兩個,我實在吃不飽,就找雪梅“借”包子,雪梅看在眼里,順手把一個包子塞到我手里。衣服臟了,不會洗,抱著臟衣服送給雪梅幫我洗。在鄭州滎陽邙嶺公社“開門辦學”時,我的被子不慎撕破了一個洞,雪梅看到后,不聲不響的拿到她的宿舍里一針針一線線幫我縫補。在畢業離校,我們即將拉響畢業的號角時,在這個社會上我已不再是青澀的少年,面對汪雪梅充滿柔情的眼睛,終于有了這一天,我變成了從前不愿成為,最為“鄙視”的一群人之一,離開了校園,離開了親愛的同學。

在我們畢業后的18年后的9710月,74屆同學們第一次聚會,當時,各位同學正值風華正茂,同學之間有說不盡的情懷,敘不完的悄悄話。20171010日。同學們再次相聚,此時,大都白發蒼蒼,一道道滿含滄桑的臉龐上布滿了當年的記憶。

3F61

王文金老師

4A17

文學院葛本成書記

 

90B5

2017101074屆同學在會場

 

    見面會上,王文金老師和文學院黨委書記葛本成坐在主席臺上,頓時一股暖流涌上心頭,一位位老師滿含深情的坐在第一排,郭學軍代表在坐的同學們發表了熱情洋溢的報告,我邊聽邊回憶老師當年對我的學習付出的艱辛。王文金老師是河南大學的校長,在我每次回校時,無論工作多忙,都抽出時間和我見面,在他的辦公室里,我不止一次的聽王老師給我講述人生的哲理,鼓勵我好好工作。并且每次都安排陪我餐敘,這那里是在吃飯,是王文金老師對我的恩愛有加。還有岳躍欽老師,我每次到他居住的老“三樓”拜訪他,他都是滿含深情的拉住我的手,問長問短,臨別時把我送到樓下,久久不愿離去。在這次聚會上,我拿著我手中的相機,為每一位老師留下了倩影。

19922

2017101074屆同學在河大禮堂前合影

2012年,為紀念河南大學建校100周年,受河南大學藝術學院的邀請,于58日上午在河南大學藝術學院大樓前舉行了我的攝影展《江山多嬌——趙洪山地質風光攝影展》。展覽期間,王文金老師親自觀展,高度贊揚了這個展覽給建校100周年增光添彩。

4AA1D

4EB6

魏清源同學在這個展覽過程中,從策劃到布展精心策劃,張懷真、曲文梅,她們自始至終都對我這個展覽親自“站臺”。

在我撰寫這篇文章時,收到了汪雪梅同學發給我的短信,在這里,我把汪雪梅發給我的微信轉發給同學們:

洪山,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F老態龍鐘,日落西山。憶當年,邙嶺瑤洞,鶴壁煤礦,桐柏老區,各具特色。邙嶺紅米飯南瓜湯,又香又甜。鶴壁小姑娘玲玲歷歷在目,咱攀井上、下井底、工人老大哥在前開路,我們一步一曲往前爬行。好一付煤礦工人的英姿。??!。我們是多么豪爽。再看革命老區,那些前輩們,對我們是多么親切,噓寒問暖。講述老區先烈事跡栩栩如生,感人之深。曾記否,咱采訪過后,回校咱倆在圖書館共寫老區的故事。哎,憶往惜,吐不盡的同學情,道不盡的同學愛。同窗共讀三載,將別五十周年來。余年不多要珍惜,晚年生活要燦爛!

三年的大學生活,就像一張白畫般的素描 沒有激流險灘的沖撞,靜默戰勝了嬉鬧 像一艘觸礁的航船 再無濺起的浪花肆意撒歡 漣漪疲乏于靜安,是歲月硬生生扯斷了我的回憶,致使往事遺忘在雜草叢生里。光陰似箭,漂泊在外的我應了賀之章的:“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的感嘆!四十余載彈指間,愕然而視,啞言失笑。網絡之神速,聯絡四面八方的老同學相約重逢,面面相噓,沒有了當年的容顏,重拾舊事,侃侃而談,笑腹仰天。在北京的這十幾年,我受聘于河南大學兼職教授,成為中國地質攝影家,河南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美麗中國——趙洪山中國的世界地質公園行攝游記》等專著,無數次的起起伏伏成為人生的寶貴經驗,醉了的時候才會去感嘆,時間真是個神奇的東西,總能讓你有一種什么都不可割舍的相思。

好彩彩票